您现在的位置:安化二中 >> 学生成长>> 心理健康>> 正文内容

打造企业一百年的成长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03日 点击数: 字体:

打造企业一百年的成长力
——俞敏洪在2010年第十三届成长中国高峰年会上的演讲

 

    2010年12月4日至5日,第十三届成长中国高峰年会在北京举行。此届年会的主题是“领军十年——打造新兴成长力”。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敏洪应邀出席年会并做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

 

    传明是我的朋友,给我定了一个题目 “领军十年,引领未来的新兴成长力”。坦率地说,我是一个没有太长远眼光的人,搞不清楚两年以后的事情会是怎样,也搞不清楚两年以后地球还存在不存在。当然,地球还是会存在的。但是,这个地球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呢?变好或者变坏由两个方面的因素来决定:

 

    第一是自然的力量。在过去没有人类的时候就有冰川期,这是人类不可主导的。前几天欧洲出现了平均气温比往年平均温度要低15度的情况,感觉好像那个地方的冰川期要来到似的,这可能是自然的力量。我们现在天天讲保护环境,因为我们的企业、机构、国家存在的前提条件是大环境要存在。讲到引领未来的新兴成长力,还要在这个自然的大环境之下。只有自然的大环境健康了,我们才能安心做生意,否则像电影《2012》那样,大洪水一来我们什么也做不了了。所以我们要保护环境,以防不可逆转的环境恶化发生,人类没有了生存的地方。我们很多企业在这方面做得不是很好,是以环境为代价来换取自身的资源积累和利益积累的。

 

    当然还有另外一方面的力量,那就是人为的力量。在中国,国家环境,也就是政府环境,决定了企业能否健康发展。也就是说未来中国的企业到底有没有成长力,最大的决定权不在企业手中,而是在政府手中。我们在座的每一位企业家都知道,中国的政策、经济走向是一个宏观调控为主的经济走向,中国政策的指向决定了中国企业的发展,这就意味着首先我们希望得到的是政府对企业发展的领导和支持。中国30年来做得很好,从没有民营企业,到现在把所有的小企业都算上的话,总量远远超过了国有企业。在过去30年,中国已经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我们要感谢政府,创造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稳定的社会氛围,使我们每一个人做生意的时候,至少不会想着每天的安危问题。

 

    同时,在向未来看的时候,我们依然希望政府做得更多,或者说我们对未来的发展有一点点的忧虑。原因是我们看到了一些倾向,对于中国未来民营企业的发展,尤其是企业家精神的培养,在某种意义上是不利的。什么叫做企业家精神?一个国家未来新兴成长力,其根本因素是来自于企业家精神。不同的精神气质,决定了不同人的未来。咱们刚才在上面看到蔡先培先生,50岁开始创业,现在70多岁,依然精神抖擞,对未来充满向往,这就叫做精神。一个人的精气神儿,决定了一个人的身体是否健康,是否有一个快乐和幸福的生活。决定中国未来发展最重要的一种精神,在中国应该是企业家精神,这也是我们天天在讨论企业家精神一个重要的原因。但是,企业家精神的来源,某种意义上不在企业家本身。企业家本身做了企业,既然创业了,既然敢冒风险,既然下海了,他必然具备这样一种精神状态。但是,这种精神状态有没有一个环境,最后能不能生长,或者说会不会萎靡,来自于中国的大环境,来自于政府的引导。

 

    为什么大家不断表达出一种忧虑呢?是因为我们往未来看的时候,有两个倾向,也是包括我在内的纯粹民营企业不太愿意看到的倾向:第一,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同时,国有经济也在同时发展,在本来不应该国有经济占领的领域占有了很多的地盘,这必然挤压了民营经济在资源方面的公平竞争。比如一块土地给纯粹的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竞拍的时候,民营企业有可能竞拍不过国有企业。也就是说国有经济发展我们是需要的,但同样重要的是,是不是让民营经济以更快的速度发展。第二,在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两个经济板块中间,近几年出现了一个第三经济体,我们可以把它叫做是权贵资本也好,或者某种别的资本也好。大家都知道,一个中山市的女市长被抓起来以后,家族产业资本是20多亿,一个市的市长背后的家族就能够拥有当地这么多的资源,我们很难计算出来,在中国跟权贵相联系的资本和资源的控制会有多少。如果这个东西任其蔓延的话,第一会导致政府官员不断腐败的加深,第二导致中国真正民营企业家力量的发展受到阻碍。当然,中国政府也意识到了这种倾向,现在也在不断地纠正,如要求官员及其相关人士财产公开,包括企业财产公开。

 

    我们有一些忧虑,正是因为看到了这种倾向。在中国商业经济往前发展的时候,我们到底能不能以公平竞争的心态走进一个领域,并且以公平手段来获得我们应该获得的资源,来使得我们企业发展,这是一个前提条件。

 

    我们一直在讨论要建设商业文明,但所谓的商业文明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公平公正、契约精神。在同一个资源面前,完全市场化的运作,应该是只要你愿意花更多的钱、愿意花更多的力气,你就可以拿到这个资源,而不是不管你出多少钱、花多少力气,最后由于某种权贵的存在,你拿不到这个资源。我们未来的发展,如果不能有这样一个公平的,或者说是真正体现了商业文明的精神存在,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企业家,都必须部分意义上扭曲自己的做事方式,来获取必须的资源。温家宝总理所说的,让每一个人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这是不太容易的事情。比如前一段时间,“我爸是李刚”的事件,这样一个孩子开车撞死了人,还可以下车理直气壮地说“我爸是李刚”。这个孩子敢这么说,就是背后的权力在起作用,他一定认为他爸是无所不能的。当出现这样情况,当某些人可以干一些他们能干我们不能干的事情,当你看到红灯前一辆特权汽车可以呼啸而过,而你的汽车不能过的时候,我们做事情心平气和的心态就没有了。如果没有这种心态,我们做事情的精神,通过自己打拼以后获取资源的能力和精神就打了折扣,我们作为一个企业家未来发展的长远眼光必然会受到影响。

 

    我相信中国政府看到了这一点,并且未来应该是往正确的方向领导。因为谁都知道一旦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被权贵资本占了大头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经济活力必然会大受影响,经济活力大受影响最后的结果是于国于民都不利的。如果引领未来的新兴成长力,我们要有长久的中国企业的发展成长力的话,支持真正的民营企业的发展是首要因素。

 

    另外一个因素就是企业本身,我们企业在走向未来的时候,有没有治理能力,有没有发展和转型的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面向未来,有两件事情是需要企业家考虑的:第一,未来到底什么样的产业是有发展前景的?是你能干的?以及你能干多久?这是一个前提。因为中国人喜欢一窝蜂地朝一个方向走,其实这个世界上什么产业都能干,你可以干新能源,你可以干高科技,你也可以干饭店,也可以造钢铁,没有说这个产业必然没有发展,那个产业必然有发展。微软是一个高科技公司,而沃尔玛当初就是路边的一个小店,现在沃尔玛也做成了世界最大的零售店了。所以你这个企业往什么方向走,要想清楚。当然危机意识是要有的,变革意识是要有的。同时,把各种各样的能量融合到你企业中。新东方作为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好像没有必要有新科技,但是我们现在有很多新科技。你必须引入新科技,否则你就会落后。不管你干什么,你不能让自己的思维落后,让自身对于高新科技的利用能力落后。第二是对于企业本身的价值体系的定位。我觉得千变万化之中有一点是不能变的,这和我们做人一样,人的思想要更新,创新能力要更新,穿着打扮可以更新,连长相都可以更新(你可以去整容),但是唯一一点不能变,就是你这个人基本价值体系和精气神儿是不能改变的。一个人的价值体系改变了,导致你的行为改变,人心变了,一切都会变。最近在网站上流行的哈佛大学教授讲的一门课——幸福课,主题就是讲只有从心底愿意寻找幸福的时候,你才能找到。这个教授说,其实人是很难变的,很多东西是背后基因所决定的,但如果你从心里想变,即使基因决定的也能改变。心理学研究表明,同卵双胞胎的个性行为有很多趋同性,到极端的地步甚至娶的老婆的名字都是一样的。但心理学家还发现,即使是同卵双胞胎,最后生活也完全可以不一样。有一对双胞胎的爸爸是酗酒吸毒的,其中一个孩子也是酗酒吸毒的,但另外一个孩子却过着幸福、高雅的生活。问到他的时候,他说,我爸爸是不幸福的,是酗酒的,但是我怎么能那样呢?我小时候因为这个吃尽了苦头,我怎么能够让我的后代还这样受苦呢?回头来讲我们做企业的人,做企业赚钱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你这个企业不管是小还是大,你到底为员工提供了什么价值体系,是要思考的。你做的企业,对社会是有利的还是有害的是要思考的。比如说造纸厂,造的纸可以让文化传播,但是造纸过程中所产生的污水,如果不进行净化处理,造成污染,就不是一家好企业。一个企业如果没有企业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肯定是走不长的。一个企业的自律从一开始就要产生,企业的文化基因、企业的价值基因,从一开始就要注入,因为这一切决定了一个企业是否能够长久地走下去。

 

    一个企业,员工的幸福指数来自于两大要素:第一是薪酬体系,要给出员工有竞争力的薪酬,这是最基本的要素;第二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他在这个企业干是不是有骄傲感和成就感,这一要素主要来自企业的价值体系和员工对于企业所做事情的认同。如果你这个企业是贩毒的,他肯定不会干,他知道这是有风险的,他知道早晚有一天被抓住。不管是做企业还是做人,我觉得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做对自己有利、对别人无害的事情;第二个层次,做对自己有利、对别人也有利的事情;第三个层次,哪怕对自己不利,也要做对别人却有利的事情。一个人能做到第三点,并且一辈子做下去,那是圣人,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有时候我们也能做到第三个层次,比如说在汶川地震这样的灾难来临时,我们也会献血,我们也会捐款,捐款献血都是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但却对别人、对社会有利。企业有的时候要做一些对自己不利、对社会有利的事情,员工才能产生崇高感,这是很重要的。平时,企业起码要做到第二条,做对企业有利,对我们服务的客户、对社会、对政府都有利的事情。

 

    中国做企业的人,常常把自己叫做企业家,不叫做商人。企业家是中国人创造的概念,因为商人在中国文化中带有贬义的意思。中国人有一句话是无商不奸,其实这个成语本来是一句好话,指的是米商卖米一定会让米在斗中多出来一点,“尖”出来一点,惠及顾客,后来才变成奸诈的“奸”。不知道大家是否都读过《我心如秤》这个故事。这个故事讲的是两个米店竞争,其中一家觉得竞争不过对面的店,结果掌柜的就让造秤的人造一个15两半的秤。古代的秤是16两一斤,15两半就是不足一斤。这个掌柜的儿媳妇听到以后就暗中对造秤的人说,我老爸老糊涂了,是16两半,你造出来以后我多给你一些银子,这个师傅就造了一秆16两半的秤。从此以后,这个米店不知不觉就兴旺起来,以至于对面的米店最后倒闭了。这个掌柜吃年夜饭的时候,非常得意地对子孙说,知道隔壁米店怎么被打败的吗?大家说不知道,他很骄傲地说,我把那个秤改成了15两半。这个时候,儿媳妇站起来说,爸爸,当初我自作主张,把这个秤改到16两半了。过了5分钟以后,公公把米店的钥匙交给了儿媳妇,说以后米店大小事务都由儿媳妇说了算。

 

    我上个星期在德国(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访问德国),我就问德国人,我们这些人是叫做entrepreneur好呢,还是businessman?他们就说这两个词是没有什么区别的,都是做生意的人。我们习惯把entrepreneur翻译成企业家,把businessman翻译成商人,在国外是不区分的。我们之所以分开,是因为一提到商人就是奸的,一提到企业家就代表着成功。其实你被叫做企业家还是商人,没有什么区别,关键在内涵上。

 

    作为新一代的企业家,我们要拥有什么样的商业文明?什么样的商业文明才能代表企业家形象?我们现在要求政府很多,政府也确实还有应该做而没有做的事情。但是中国已经有几千万的民营企业家,我们是不是可以倒过来做呢?在政府还没有特别关注我们的时候,还没有精力培养企业家精神,制造企业家精神土壤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可以培养自己的创造力和能动性。西方现代制度所有的基础都来自于商业文明,西方社会也经历了从混乱、欺诈,到最后规矩的建立,规矩的公开。中国今天的某些混乱现象,我认为很正常,这是商业文明的必经之路。我们应该更有信心,因为我们用30年走完了西方100年才走完的历程。面向未来,我们企业家面对社会、面对客户、面对我们本身商业规则的建立,到底应该做一些什么事情?我们不应该仅仅是忙着赚钱,这就是企业家最需要思考的事情。大家稍微想一下,一个社会结构的改变,当某一种力量达到一种程度的时候,自然会引起变化。当我们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假如说中国国民经济的总收入,民营企业占到多数的时候,其结构自然往我们所希望的企业家精神和商业文明方面去改变。

 

    最后,是信心和信念的问题。中国现在整个社会的问题,不仅仅是诚信体系的问题,重要的是信心问题。信心问题分为两个方面:首先是政府对人民和企业的信心。政府对人民和企业到底存在多少信心?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说政府对民间力量没有信心,民间力量发展就会受到障碍。我常常说中国的民间力量还有很多发挥的余地。中国人是一个勤劳勇敢有创造力的民族,这是毋庸置疑的。我们面对改革开放的状态,宗教上没有禁忌,社会习俗没有禁忌,对商业模式的接受没有禁忌,我们甚至希望海外优秀的东西尽快过来。由于我们是一个思想上开放的民族,所以极其容易接受新的思想。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成功了,为什么?因为我们能够接受和中华民族的文明不同的思想,并且加以实践。但在今天的经济发展中,我认为中国的民间力量只释放了小部分,大部分还没有释放出来,没有释放是大小环境、各种因素制约所决定的。如何让民间力量最大化地释放?起到最主要作用的还是政府,政府对民间的信心很重要。有的时候企业家跟政府对话,常常说我们什么都不要,不用给我们钱,我们也不要资源,只要给我们政策就行了,放手让我们干,为国家创造更多的财富,为人民谋取更多的福利,这就是我们要的。这个前提是基于政府对人民对企业要有信心。另外一方面,我们民间力量,或者说我们企业家,也必须对政府有信心。如果我们对于政府没有信心的话,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会是短视行为。比如说你就忙着赚钱,赚一点儿钱就算了,对于企业没有百年打算,做到最后必然就是不可能打造百年老店,也不可能打造世界品牌,因此也不可能打造引领全世界的品牌资源。大家知道品牌资源的重要性,一个LV包在中国制造只需几百元人民币,转手卖的时候,就几千甚至几万。他们卖的是思想和品牌,而我们卖的是制造和材料。如果需要打造世界级的品牌,我们就需要有长远打算,长远打算就必须对于政府有信心。通过政府、企业、社会的努力,打造一个平稳的、有发展的稳定社会。稳定社会需要三大力量的稳定,政治力量的稳定、企业力量的稳定和人民力量的稳定,大家都在舞台上共同制作游戏规则往前走。作为企业家群体,我们应该更加理性地看待中国所面临的问题,包括政府面临的问题、企业面临的问题、老百姓面临的问题,通过分析,逐步解决。政府对老百姓有信心,我们对政府有信心。只有把信心建立起来,才可能出现诚信体系,才可能出现商业文明和企业家精神,才可能有企业的长远发展,才可能有一百年的成长力。

 

    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


    俞敏洪:向前走,是我们获得幸福和成就的最佳路径

    俞敏洪:我们不需要为80后、90后担忧,我们只需要做出榜样
    俞敏洪寄语新东方十七岁生日
    俞敏洪:有尊严是谈家庭教育的最根本基础

    俞敏洪老师新浪微博语录:学会选择自己的人生
    俞敏洪国庆节写给新东方人的信:价值回归,拥抱明天

    新东方国际高中“五大”使命打造国际化创新型人才

    俞敏洪:带着母校的期望,走向人生的辉煌
    俞敏洪:2010年“梦想之旅”日记
    俞敏洪:不要低估自己 不要低估别人
    俞敏洪演讲录:中国教育质量的本质
    俞敏洪新浪微博励志语录
    追梦与造梦:俞敏洪的创富故事
    俞敏洪:勇于挑战,开创未来
    俞敏洪:虎年感怀——写在人生的第四个本命年
  俞敏洪:不赞成大学生因为就业难而盲目创业
  追梦与造梦:俞敏洪的向上生长
  俞敏洪:我的同学周华
  俞敏洪演讲录:选择改变生命
  俞敏洪:新年致新东方人的一封信
  俞敏洪演讲录:随心迈向远方
  俞敏洪老师新浪微博谈教育
  俞敏洪老师寄语2010年考研学生
  俞敏洪演讲录:如何做最好的家长
  俞敏洪演讲录:生活在自在与豁达的心境中
  俞敏洪老师谈成功
  俞敏洪:品牌如人
  俞敏洪:成就孩子真正的幸福
  俞敏洪:真正做事情的人是不会抱怨的
  育人育己,教育托起未来的希望
  大学要做的几件事--俞敏洪在四川农业大学的演讲
  俞敏洪:诗意的生活
  新东方就是一块垫脚石
  俞敏洪:花儿在不同的季节开放
  俞敏洪:危机和机遇中的中国企业家
  俞敏洪:“梦想之旅”又一年
  俞敏洪:创业的八大能力
  俞敏洪:我和新概念的故事
  俞敏洪:大学生找工作心态应比较平和
  俞敏洪答普鲁斯特问卷
  俞敏洪谈奋斗
  俞敏洪与大学生对话:“先就业再职业再事业”
  我的2008
  危机感
  专注的好处
    新东方成立十五周年感怀:岁月如歌
  俞敏洪在首届新东方教育论坛上的演讲
  俞敏洪在北京大学2008年开学典礼上的演讲辞
  奥林匹克精神
   俞敏洪:新东方的社会责任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
下一篇:漫画图解防火常识[ 01-07 ]